欢迎您访问赤城县旅游网
最新更新
·项目式学习、技术[10-20]
·深圳国际学校怎么[10-20]
·云朵课堂 专业开发[10-20]
·青海2017年国土绿化[10-20]
·上海百名摄影家新[10-20]
·民警奋战48小时抓[10-20]
·42岁跳绳达人 3个半[10-20]
·央行放量开展300[10-19]
·相关基金表现亮眼[10-19]
·央行:汇率机制已[10-19]
星级农家乐
·上海百名摄影家新[10-20]
·30天1300公里! 小伙[10-19]
·河北隆尧88岁老党[10-17]
·广州警方“羊橙”[10-16]
·3000元包过科目一?[10-15]
·山西男子两次挽救[10-14]
·男子患精神分裂症[10-12]
·见字如面!40对笔[10-12]
星级农家乐当前位置:主页 > 星级农家乐 >

见字如面!40对笔友相隔1893公里 用信函传递温暖

2017-10-12  来源:未知  作者:赤城县旅游网

  相隔1893公里的40对笔友,见字如面

  从人隐士海的杭州到崇山峻岭间的贵州关索中学,两者相距1893公里。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没什么意义的盘算,但至少对于本文中的这80个人,这个距离代表着一种温暖的传递,一种信任的交互。

  杭州滴水公益在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关索中学,资助了滴水筑梦班,为班里的40个学生找了笔友,每个月通一次信——按今年最时髦的说法就是见字如面。

  最开始充当笔友角色的,是滴水公益海豚心理热线的老师们。而2016年秋天,浙江水利水电学院的40个大一学生由心理学老师徐竞牵线,经过笔试、面试变身“海豚哥哥”和“海豚姐姐”,与当时关索中学初一的孩子们结成“笔友”。一年时间他们差不多通信10次,20岁不到的“海豚哥哥”和“海豚姐姐”第一次找到了做家长的责任,他们管通信的孩子叫“我的宝宝”。而这样的通信,也让山区初中的孩子们找到了不会说教、同等告诉他们世界长什么样子的小搭档。

给贵州关索中学孩子们的回信。 给贵州关索中学孩子们的回信。

  用QQ和微信的他们

  首次感想书信的气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学生,大都诞生于1997年、1998年,QQ、微信是他们熟习的沟通方式。

  每月一次的书信往来,让他们有了一种由纸张、笔墨带来的仪式感的美妙。

  “我每次都很等待来信,就好像等情书一样。”海豚姐姐之一的谢桂英说,“我的一个男宝第一次写信来的时候,字很乱,能看到纸也揉过。我就会很担忧,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法表达呀?”

  同样的,写信也让他们更细心地揣摩别人的心思,有了当家长的责任感,“一个月才写一次信,要好好写,把自己想说的话最完整的抒发出来。不像微信什么的,写错了能够删除,这个就真是泼出去的水了。”

  而同样是写信认领了“笔友”,也让他们对自己的学习更加关注,有人学了法语,有人开端读更多的课外书,就是为了给“宝宝们”做好模范。

  所有的回信都会有海豚心理热线的专业心理老师们做指导老师,有问题的处所老师们会做出解答和指导。

  比起“我来帮你”

  “我懂你”更重要

  实在大学生和初中生的通讯,大部分都在谈学习和学习生活,好比,“成绩下降了怎么办”,“同窗不理我了怎么办”,“我们交流个绰号吧”。

  家长老师们遇到初中孩子谈恋爱的问题,也会头痛该怎么处置。同样的,一位名为王温雅的海豚姐姐也遇到了自己的宝宝来倾诉自己恋爱了的忐忑心理。她讨教了指导老师徐竞,然后在回信里写:“很愉快你能和我分享这个事,这是信任……其实,我初中时候也谈过恋爱,我有个亲姐姐,当时也没有告知她,就感到她的意见其实会和我妈一样。”她说,“有时候看到他们的信,就似乎遇到了当年的自己。”

  更广泛又难答复的问题来自于留守的孩子诉说,想念爸爸妈妈又不知道和他们说什么?一位小学也有过留守儿童阅历的海豚姐姐说,而遇到这样的问题,就像看到了小时候无助的自己。许多时候不需要解决问题,只要表达出“我懂你”,就能让青春期的初中生能在回信里说:“你让我觉得自己再也不是孤独一个人了。”

  “我认为能帮到我家的宝宝,就像当年的本人也被治愈了。”这位海豚姐姐说。

  同龄人烹制的“鸡汤”

  孩子们爱喝

  关索中学九(6)的学生已经和笔友们通信三年。他们的班主任王老师说,这些笔友给了山区孩子们另一种更可亲的翻开世界的方式,“现在我们的孩子,也没有特殊穷困,他们的问题是父母文化层次比较低,没法引导他们正确认识和融入了这个飞速发展的世界。”

  孩子们比较羞涩,不太会表达爱,也不太敢说想念。他第一次知道孩子主动给父亲打电话是今年6月父亲节那天晚上。他得感叹:“学生敢于表达爱了,也懂了家人的重要性。”

  他也素来没想到过,这个班的班委把所有同学的诞辰都收集了起来,每个月都为当月过生日的学生过群体生日,“孩子们非常团结,不是一味地只知道读书了。”

  这些腼腆的孩子还学会了“耍花腔”,“有一天我晚上值班,忽然有孩子来告状,说班里几个同学有摩擦了,我赶快去班里观察情形。一看晚自修怎么就我们班的灯都黑着,我急坏了,成果一打开门,就是彩带喷雾飞过来,然后灯亮了,学生们买了生日蛋糕,给我过生日……”都不记得当天自己生日的王老师,觉得很幸福。他说,固然不肯定这样的做法是不是“笔友”教的,但是可以确定这样的小情调,是当地父母和老师没法交给孩子的。

上一篇:冷空气来袭 浙江多地气温骤降一步入秋
下一篇:男子患精神分裂症独自经营超市 坚持治疗7年

版权所有 赤城县旅游网
冀ICP备09008772号-1